美文网 - 常阅读,多交友!
澳门博彩在线

宿愿

2018-07-26 22:48来源:美文网作者:cherry点击:3...

澳门博彩在线 www.golfwestshore.com 一、要死了吗

是要死了吗?还是已经死了?我这是在哪里?我在这干什么?

……

周围的环境好压抑,好多树,还有不知道什么鸟儿嘶哑的叫声。

全身都痛,四肢没了感觉,可能已经都断了吧!我闭上眼睛,仔细的回想我是谁?回想我都经历了什么。

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我内心很绝望。

尝试着去唤醒四肢,稍稍能动下,不过这已经是莫大的安慰了,对于我这个不幸的人而言已经是万幸了。

好在没断,我还有机会活下去,不至于在这儿等死。

在休息会儿,或许我能够有力气爬起来。

不再去想我是谁,现在的我,只想活着,只想活下去

我不想死,试想哪有一个正常人会想着去死了。

轰……

雷声惊醒了迷迷糊糊的我,天空暗下来了好多,也可能是我身体太弱睁不开眼……

意识再一次的清醒过来,但还是不能够爬起来,我太虚弱了,现在的我,蚂蚁能一口口的蹂躏我。

原本应该慌张求生的我,此时此刻却在想蚂蚁如何吃掉我。

这可能人临死之前的臆想吧!我不想死,但却也无能为力,破罐子破摔。

天色亮了些,四周湿湿的,应该是刚下过雨。

好在我的身下是很厚的烂叶子,不至于让我躺在泥里。

四肢稍稍能动,但还是很痛,强撑着坐起来,看着周围,有些模糊,总之是很陌生。

很饿,但现在的我或许需要喝点儿水先。虽然刚下过雨,但也只是湿了我的衣服,我的肌肤,嘴巴里还是干干的,喉咙里很难受。

低洼地里有水,不出意外那肯定是雨水,有很多树枝,有很多烂叶子在里边,但哪还能顾得了那么多,趴下吮吸。

像婴儿吮吸母乳般,满脑子里都是贪婪。

求生的欲望放佛能够激发人的潜质,当然是那些让人放下身段的的“潜质”

肚子咕咕叫,容不得我再去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事情,现在要做的是去填饱肚子。

身旁零星的长着些茅草,潜意识里的认知是它们的根可以吃。

疯了似的刨土,刚下过雨的泥土很松软,很快就能够刨出小半截草根。

容不得去想怎样吃掉它,直接塞嘴里就完事了,虽然很多的泥巴附在上边,但现在我没心思去清洗掉它,更重要的是没有力气去把这顿饭吃的精致。

草根溶于唾沫,滑过喉咙,丝丝甘甜,不过这也可能是对食物极度匮乏下的极度幻想。

不知道刨了多少草根,身旁是大大小小的坑,肚子还是很饿,我可没有闲情去数刨了多少个坑。也不知道吃下去多少和着泥巴的草根,嘴巴里是苦涩,可能是泥巴的味道。

也许我只是在在幻觉状态下吃了很多的泥巴安慰自己罢了。

生命无望,何谈生活,也许死去是一种解脱吧,我真的要死了吗?

二、不甘心

内心开始奔溃,这一刻,真的想通过死来结束这一切的不幸。

肚子还是很饿,容不得我自己在内心里做思想斗争,找到更多的吃的才是当务之急。

饿肚子驱使着身体踉跄着往前走,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,我不知道往哪儿走。

潜意识支配着身体往低处走,去找水流,顺着水流,或许可以走出这里,可能会遇到一些人家,或许他们会给我些东西吃。

一步步地往低处走,天色也变得更亮了些,看不见天空中有太阳,但感觉现在应该是中午了吧。这些都已经无关紧要了,现在的我,可能只有白天与黑夜了,肚子为伴。

雨后的山林很是静腻,有些恐怖,内心又开始幻想,幻想这里有一头,或者是几头凶猛野兽,吓得其他的动物都不敢发出声响,或许此时它们就在我的身后,我只要一回头它们就会一口咬断我的喉管,然后我就会在血泊里抽搐......

我也懒得回头看有没有什么所谓的野兽,不是怕,更多是没有多余的力气让我回头去看。就算有野兽又怎么样,它吃掉我填饱自己的肚子,对我而言何尝又不是一种解脱。

肚子又开始咕咕叫,饥饿感让人觉得疲乏,但又不得不往前走去。

山林里的地上铺满了树叶,踩在上边软绵绵,很没有安全感。因为之前下过雨,再加之我身体的虚弱,走几步就会滑倒在地上,然后往下溜。内心好想就这样子往低处滚下去,但又怕滚下去会摔死,重点是怕摔不死摔个半残,那对我来说真的是太痛苦了。

......

隐隐约约的听见水流的声音,希望不是幻听。

越往下走,水流声就越大,看来真的不是幻听,内心有着掩不住的喜悦,不知不觉地加快的脚步,原来潜意识里对生的欲望是这样的强烈。

来到水边,这里是一条山溪,水流很急,水也很浑浊,或许是下过雨的缘故吧。

将就着洗了把脸,想让自己清醒些,但饥饿使人浑浑噩噩。

雨后的水边总会有惊人的发现,虽然没有什么大鱼大虾,但回水的螃蟹还是很多的。像恶狼扑食版般的去抓螃蟹,饿了太久的我眼睛很花,但还是要去捉那些螃蟹,纵使被夹住了手,用嘴巴直接就咬断了它的钳。

山蟹很鲜,可惜此时我并没有闲情去品味它,现在我要做的是快些填饱自己的肚子。

吃了很多的螃蟹,终于填饱了肚子,但身体还是没有力气,可能是吃下去的东西还没有消化掉吧。

此时,已经不想动了,只想找个地方躺下来休息,山溪边的大树,是我的好去处,没有力气爬上树去睡觉,只能在树下找个地方躺下来。

闭上眼睛,脑海里又开始幻想,幻想着有来这里探险的人,他们撞见了躺在树下的我,他们叫醒我,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,我便告诉他们我什么都不知道了,我失忆了......他们说要带我离开这里,然后就开始在这里煮熟食给我吃......

当然这一切都是不切实际的瞎想,此时除了水流声,再没其他的声响。

内心里又来到了绝望的悬崖边,时刻有跳下去的冲动。很不甘心,很不甘落得如此场面。开始怨天尤人,为什么我要遇到这一切,为什么,为什么......

三、死或生

迷迷糊糊,左腿隐隐约约传来痛处,但是好累,完全不想睁开眼睛去看发生了什么。

感觉左腿被什么东西给压住里,力气越来越大,有些刺痛的感觉,睁开眼的瞬间,整个人都给吓傻掉了,我的左腿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吞进肚子里去了,那个大嘴巴就在我的大腿根部。

恐惧使我忘记了呐喊,脑海里一片空白,额头满是焦灼的汗粒漱漱。

来不及看它是什么怪物,拼了命的想把腿拔出来,用拳头捶它的这怪物的头。可我越用力,它咬的就越紧,疯狂挣扎,却不起任何的效用。

难道我要死在这里了吗?,难道就这样命丧这怪物口中?

内心很崩溃,也很无助,我是想过去死,但是不想这么被折磨死。

无助,无奈,内心慢慢放弃了挣扎,身体的本能还在捶打它的头。顺手抄起旁边的石头,瞄准它的眼睛,用尽全身的力气砸过去,它一个闭眼,眼皮上连个刮痕都没有留下,这是个什么怪物啊……

我的殊死拼搏对它来说是不痛不痒,顶多让它有些头皮发麻吧!它想继续吞我,却被这人体构造给卡在了这里,要是它一开始吞下的是我的头,此时的我应该已经死了吧!

内心是满满的绝望,左腿的压覆感越来越强……

……

人之将死,却不能够释然,心中除了不甘心,再没其他。

眼泪一滴接着一滴地往下流,我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,眼泪划过脸颊,然后风干,留下道道泪痕……

……

猛然间再次清醒过来,慢慢睁开眼睛,看了看左腿,痛感依旧,可那怪物早已经不在了,瞟了瞟周围,也没有那怪物的影子,心里还是窃喜。

左腿一直持续这疼痛,仔细地检查自己左腿的伤势,但左腿除了疼痛却没有任何的伤痕,左腿卡在了树根里边,夹的生疼,发麻。

把自己的腿从树根里拔出来,被夹住的大腿以下的地方,通体发白,白的有些可怕,让人发怵,可能是被怪物咬住太长时间的缘故吧,也或许是被夹的时间太长了吧!

我不知道具体的原因,也不愿意去想究竟是为什么,休息了会儿,让血液能够有足够的时间流过腿部,慢慢的没了麻麻的感觉,但还是有些酸痛的感觉。

阳光透过树木的叶子,撒在我的额头上,脸上,好舒服,伸出手想要抚摸阳光,它有落在了我的手心里。我笑了,笑的很无奈,也很无助,我到底是怎么了,我是谁啊?

周围的树木还是那么茂密,溪边没了回水的螃蟹的影子,相比都已经回到了灾后的家里了吧!而我这个劫后逢生人又该何去何从?我不知道。

慢慢地向身后的大树走去,我要爬上去,看看周围,也好给自己一个走出的方向。很谨慎的往上爬,好怕不小心会摔下来,我不怕死,只是怕半身不遂。上到树顶端,望眼四周,绿茫茫的一片,看不到边界,看到的只有无尽的绿色。

内心里再一次崩溃,想要从这树顶跳下去结束自己的生命,但没有勇气这样做,默不作声的爬下地面,整个瘫坐在地上。

茫茫然,等死吗?

四、不明觉厉

湿润的眼眶,黯淡的眼色,仿佛深渊一样凝视着远方。在这个看不到头的大森林里,我知道我活不了多久,死亡是肯定的。

天色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阳光爬过我的脸颊,烘干了遗留的眼泪只留下会反光的泪痕。想死,脑海里一直在想怎么去死,死亡可以使我解脱,死去的我不会像现在这样无助。

肚子有些饿,咕噜噜的响声显得软弱无力,可是我完全不想动自己的身体。闭上眼睛,准备着迎接死亡的来临,也许会有一个灵魂的摆渡人来带我走,天堂也好,地狱也罢,只要不是这里我就心满意足了。

蚊虫叮咬着我的身体,已经麻木了的心对麻木了的躯体基本没了反馈,我懒得驱赶它们,就当行行善来喂饱它们,或许有正在观望人间的天神恰好看见我做这等好事,然后就带我离开这个窘境了。

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,天色变暗,随着时间黑暗一点点来临。这山林黑的出奇,密不透光,唯有天空中有星星开始闪烁,我没有闲情逸致去欣赏这所谓的美色,也只是努力的闭上眼睛去意淫美好的额生活。

山林里的各种声响总会打断我的思绪,蚊虫的嗡嗡声,哗啦啦的水流,风吹打树叶簌簌的响,嘎吱挣扎的树枝以及受惊了的鸟儿的唧唧喳喳...... 它们都好烦人,感觉像是在嘲笑我这个外来人一样。我想吼上几嗓子来确立自己的威信,始终没有张开嘴的底气。

很烦,不能够就那样一下子给睡过去,然后一觉醒来发现所经历的一切只是一个睡梦而已。

被迫听声响,被迫看夜景,身体还要被那些东西给“强奸”。上辈子的那个人是造了什么孽啊,要让我在这里受罪替他赎罪。

......

仿佛做了一个梦,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,开心的要死,能够回到真正的人来世界真的是太好了,拼了命的想要求证这不是个梦,可无论我怎么样都无法驱使手指来掐下自己痛不痛。

很着急,我能感觉到有眼泪从眼角落下去了,都给急哭了,然而身体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响。意识渐渐开始朦胧了,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说“这么多年了,他终于......”

......

身体暖洋洋的,很舒服,舒服到不想动,但肚子反抗的呻吟还是趋势我睁开了眼睛,今天又是一个晴天。裸漏在外的肢体好痛好痒,这些蚊子也是够狠的,留下来密密麻麻的红色唇印,让人久久不能够忘怀。

走到小溪边,用沾满溪水的双手抚摸昨晚的爱的痕迹,挠挠那爱的印记,舒服。

溪水已经很清澈了,用仅有的力气挪开水旁的石头,认真仔细地看有没有猎物在等我。挪了好多个石头,终于找到一只小小的螃蟹,它小的可怜,但激不起我的同情心,它始终是我的早餐。

弱肉强食的世界里,弱小是不会被同情的,仿佛生活就是这样,就像我不被这生活同情一样。容不得我多去想这些哲学的问题,解决生活得额需要才是当务之急。

早晨的阳光总是会很有生机,总会给人以希望,但愿夜幕来临时,不会绝望。

  • 0
  • 0
    网友评论
    评论(...
    全部评论
    cherrycherry

    作者积分:0

    作者等级:注册会员

  • 博彩在线
  • 游戏代理
  • 澳门博彩在线
  • egyxy egyxy
  • 免费理疗却被烫伤膝盖 谁该为千元医疗费买单? 2018-08-15
  • 苏宁814家电日爆发 AI电视销售占比突破50% 2018-08-15
  • 新车图解:凯迪拉克XT4 一个不看BBA的选择 2018-08-15
  • 西南铁路日均客流93万人次 学生返校高峰将至 2018-08-15
  • 土耳其崩了机会来了 大批中国人杀过去“薅羊毛”土耳其土耳其里拉里拉 2018-08-15
  • “全球反恐论坛”框架下第二次打击网络恐怖主义研讨会在京举行 2018-08-15
  • 天津南开区提升河岸绿化 打造宜居环境 2018-08-15
  • 锐参考 华商“够意思”!老挝灾区捐赠处成了中国爱心汇聚点 2018-08-15
  • 2018年上半年光伏建设运行情况 2018-08-15
  • 突发!南昌红谷滩金融大街路段发生大面积地陷(图) 2018-08-14
  • Airbnb pulls Great Wall overnight stay after uproar 2018-08-14
  • 除了贫困,脱贫攻坚还改变了什么(之三)山村来了职业经理人 2018-08-14
  • 仁怀蝉联中国上市公司市值十强城市 2018-08-14
  • 伊朗外长:伊美官员不会在近期会晤 将运回浓缩铀 2018-08-14
  • 20余家媒体齐聚山东烟台 关注福彩公益事业 2018-08-14
  • egyxy egyxy 合作:博彩推荐 | egyxy 湖南SEO | egyxy 郴州SEO | egyxy 郴州网站建设 | egyxy SEO | egyxy SEO培训 | egyxy 博彩评级 | egyxy 郴州网站建设 | egyxy 韩国签证 | egyxy 博彩评级网 | egyxy 韩国大使馆 | egyxy 韩国签证中心手机网 | egyxy 博彩公司评级 | egyxy 365bet国际娱乐城 | egyxy 黑帽SEO培训 | egyxy SEO | egyxy 博狗娱乐 | egyxy 博彩评级网 | egyxy 188体育 | egyxy 博彩公司大全 | egyxy 黑帽SEO技术 | egyxy 黑帽SEO | egyxy egyxy